方寿纯:中国驻印军“军花”传奇_中国远征军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抚今忆昔 > 正文

方寿纯:中国驻印军“军花”传奇
2016-02-29 09:20 中国远征军网





湖北日报讯
 
  图为: 抗日战争胜利后的方寿纯。
 
  图为: 方寿纯在中国驻印军时的照片。
 
  图为: 方寿纯(左一)与同在新38师担任医护人员的姐妹们。
 
  图为: 1946年,方寿纯、康威结婚照。
 
  图为: 1994年,方寿纯(中)、康威在美国加州重逢,右为女儿方励利。
 
  (本版照片均由毛菊元提供)
 
  图为: 史迪威将军亲自为方寿纯授衔的文件。
 
  记者 蒋绶春
 
  方寿纯,是中国驻印军唯一健在的女军医。
 
  二战期间,中国先后派出40万精锐将士远征缅甸、印度,与盟军并肩对日作战,立下赫赫战功,也付出了惨重伤亡。这是甲午战争以来中国军队首次出国作战,也是抗日战争史上极为悲壮的一笔。
 
  随着时间流逝,中国远征军的传奇渐渐被淡忘。在本报抗战寻访活动中,记者偶然得知,我省浠水人方寿纯就是远征军的一员。95岁的方老现居美国,记者通过方老的侄女毛菊元,采访到她的传奇经历。
 
  在大洋彼岸看北京阅兵
 
  本月,省卫计委离休干部毛菊元将飞赴美国纽约,看望95岁的姨妈方寿纯。
 
  早在9月3日晚,毛菊元拨通了方寿纯的电话:“姨妈,您今天看了北京大阅兵的电视吗?”“看到了,好壮观哦!”老人在电话里说:“我好希望自己长寿,能看到纪念抗战胜利80周年的大阅兵。”
 
  老人还说,看到大阅兵,很想念当年的战友,很想念家乡——湖北黄石、浠水。
 
  9月4日,记者到毛菊元家采访时,毛菊元又与表姐方励利(方寿纯的女儿)通了好长时间的越洋电话。原来,方寿纯作为抗战时期中国驻印军唯一健在的女军医,吸引了很多电影公司找上门来,姐妹俩不知道选择哪一家为好。
 
  方寿纯祖籍浠水县,1920年出生于黄石市黄石港镇一个中医世家,曾用名“方锦屏”、“方言”,解放后改为“方寿纯”。上世纪30年代初,浠水方氏修族谱,方寿纯随父回到浠水,在浠水上学,与堂姐方彩屏是同学,特别要好。方彩屏,就是毛菊元的母亲。
 
  抗战结束后,方寿纯在湖南长沙生活,一度与老家失去联系。上世纪70年代,毛菊元担任共青团湖北省委书记时,方寿纯在湖南看到报纸,便写信托铁路上的熟人带到武汉。随后,毛菊元邀请姨妈来武汉小住几天。此后,两人一直没有间断联系。
 
  方寿纯移居美国后,2010年,毛菊元前去探亲,住了3个月,听姨妈讲了许多中国远征军出生入死的故事。
 
  毛菊元说,姨妈的经历充满太多传奇和苦难。一次,她问姨妈:为什么能那么坚强地挺下来?姨妈静默片刻后回答:“因为我是方孝儒的第十八代。”
 
  毛菊元告诉记者,明代书生方孝儒的故事,她从小就在书本里读到,但从来没想过与自己会有什么联系。听了姨妈的话,她找到厚厚一摞线装版的《方氏族谱》,果然查到浠水方氏是方孝儒的一支血脉。“算下来,我是方孝儒的第十九代后人了。”毛菊元说。
 
  采访中,毛菊元向记者出示了姨妈的一系列老照片,还有一段最新视频。这是今年6月,她丈夫张开银的同学到美国看望方寿纯时拍的。
 
  视频中,95岁的方寿纯坐在椅子里,与晚辈齐唱《大刀进行曲》,不仅唱得抑扬顿挫,歌词也记得非常清楚:“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全国武装的弟兄们/抗战的一天来到了……”
 
  深夜伏击日军淫魔
 
  1937年日军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年仅17岁的方寿纯参军了。她被送到湖南衡阳一家医院培训、实习。
 
  次年,方寿纯参加了武汉会战的战地救护,接着参加长沙会战,掩护伤病员撤退。后辗转到了昆明,在滇缅公路指挥部医务所等部门工作。
 
  1942年,中国远征军新38师(师长孙立人)等部队从缅甸突围撤至印度,被整编为中国驻印军。为补充兵源,年底开始,几乎每天有中国新兵通过“驼峰航线”飞抵印度。
 
  驻印军在昆明招募新兵时,方寿纯参与体检。后来,她对招兵军官说:“我要参加驻印军。”“我们是去打仗的,只要男的,不要女的。”军官说。方寿纯反驳:“中国4万万同胞中有一半是女的,男的能上战场,女人也能上啊!自古就有巾帼不让须眉!”军官很感动,但说要请示。
 
  不久,方寿纯被告知:“首长同意你和另外4位女战士参加驻印军!”
 
  在登上飞赴印度的运输机时,方寿纯才知道,她和女伴张克静、邱润兰、刘彬、朱安娜5人能参加驻印军,是孙立人将军特批的。
 
  她们在印度兰姆伽基地接受训练后,随军到印度东北毗邻缅甸的野战医院。医院里有多国医护人员,不少是印度籍女兵。因战事紧张,警卫只能由医务人员担任。有段日子,女哨兵深夜被日军奸杀引起恐慌,好几名印度籍女护士吓得离开了医院。
 
  但方寿纯从军多年,经过战场洗礼,她向院长建议:站明岗,上暗哨,制服日本鬼子。院长同意了。
 
  暗哨设在漆黑草丛中,要经受蚊虫、毒蛇的侵扰。有一夜,方寿纯伏至凌晨,果见前方几十米处有黑影闪动,窸窸窣窣越来越近。方寿纯辨出是3个人。她端起机枪进行扫射。同时,明岗上的哨兵也端枪射击。很快,现场一片沉寂。经检查,被打死的是日军王牌56师团的几名敢死队员,他们口袋里还装有姓名、军衔及剧毒氰化钾、无声手枪、匕首等。
 
  史迪威亲自为她授衔
 
  “在战地救护中,姨妈有好多出生入死的经历。”毛菊元说,方寿纯不仅足智多谋、杀敌勇敢,还是一位反谍高手。
 
  一天晚上,方寿纯的战友邱润兰在帐篷被日军强奸。邱润兰因惊吓过度离队出走,下落不明,这对其他几个女兵影响很大。方寿纯安慰战友说:“军人死都不怕,还有什么能吓倒我们?!”她想出一条计谋,让几个女兵把衣裤晾晒在帐篷外,在帐篷里的床上摆着毛毯、床单、枕头等,做成诱饵。
 
  凌晨1时许,一名日军淫魔鬼鬼祟祟钻入帐篷,他伸开双手准备猥亵“女兵”时,猛然发现中计,赶紧外撤,结果被藏在暗处的方寿纯等人把双腿击断。经审讯,此人与妻子是一对间谍夫妻,已潜入印度多年。
 
  当时,医院里有一个名叫“李金”的英文翻译,说是东北流亡大学生,主动同方寿纯等女医护人员套近乎,破费请她们吃饭。起初,方寿纯把他当弟弟看待。二人熟悉后,有一天,李金请方寿纯喝咖啡,说自己要写一本中国远征军的书,需要素材,请方寿纯提供一些远征军武器装备的情况。方寿纯有所警觉。
 
  几天后,方寿纯就听到通报,有日本间谍在秘密搜集美国援华新武器装备的情报。那时,美国盟军秘密援助了一批火焰喷射器给中国远征军,用于收复腾冲、夺取松山。该武器喷射出的火焰温度很高,是敌人碉堡的克星。方寿纯立即联想到李金,将情况报告给了孙立人将军。
 
  驻印军总指挥部反间谍人员迅速对李金秘密侦查,获取李金系日本间谍的确凿证据。原来,李金是日本参谋本部直接派遣并指挥的高级军事间谍,真名野田兽一郎。关东军活埋了东北大学生李金一家四口,再由野田兽一郎以李金身份做掩护,混进东北流亡大学生队伍,后被美军招为翻译。
 
  方寿纯受到中国驻印军总指挥史迪威将军的赞扬。在军官大会上,史迪威亲自为她授军衔。
 
  毛菊元介绍,方寿纯一直保存着这张被授军衔的《驻印军总指挥部训令》。记者通过照片看到,授衔时间为1943年8月21日,内容为:授予方言(方寿纯)为二等军佐军医(注:相当于中尉),落款为“总指挥史迪威”。
 
  与美国医生的凄美爱情
 
  记者希望通过越洋电话与方寿纯聊聊,但方老近来身体欠安,时常卧床休息,电话需要保姆转接。毛菊元好几次打电话过去,保姆都说,老人正在休息。保姆告知,方寿纯几次提到毛菊元,不时自言自语:“毛菊元说要来看我,怎么还没来啊?”
 
  据介绍,方寿纯有一段凄美的跨国爱情故事,晚年移居美国也与此有关。
 
  方寿纯从小就是一个漂亮女孩。在部队期间,走到哪里都有追求者,一些感情因为离乱没了下文。直到1945年上半年,抗战胜利在即,方寿纯在成都一家医院遇到了美国医生康威。
 
  康威出生于医生世家,医科大学毕业,长得高大、帅气。当时,他是方寿纯的主管医生,平时不苟言笑。他查病房时,多名护士给他打招呼,他像没听见一样。于是,护士们商量:“我们也不理他。”后来康威查房、询问伤员情况时,几个护士都不作声。方寿纯也说:“你自己看。”
 
  经过几次接触,有一天,康威突然对方寿纯说,今天下午有半天假,我请你一起吃饭。见方寿纯没吱声,他又说,我们都带上几个朋友。方寿纯觉得反正人多,就答应了。方寿纯在部队学过英文,会一些简单会话。吃饭时,康威让方寿纯教他学中文,他教方寿纯学英文,相互学习语言。此后,二人开始接触。康威对方寿纯特别好。
 
  至抗战胜利时,康威向方寿纯求婚,方寿纯答应了。1946年1月,他们在上海举行了简单的婚礼。
 
  此后,康威要带方寿纯去美国。方寿纯思想斗争很激烈。那年,父亲刚刚去世,给她留下一个未成年的弟弟,外婆又是小脚女人,不能劳动。方寿纯说:“我不能走。”她要留下来抚养弟弟,照看老人。
 
  就这样,方寿纯到长沙与外婆生活,同年10月生下女儿方励利。康威闻讯,曾从美国寄来一些钱物。
 
  此后,国民党败退台湾,朝鲜战争爆发,远在美国的康威一直联系不上方寿纯,才另外娶妻,并生育一个女儿叫康诗琳。方寿纯则在长沙床单厂医务室工作,一直没有再婚。
 
  直到中国改革开放,美国企业纷纷来华投资,康威让康诗琳到中国寻找方寿纯和同父异母的姐姐方励利。1979年,在一家中美合资旅游公司三峡豪华游轮上任总监的康诗琳,终于打听到方寿纯母女在长沙的地址,并与方励利见了面。1982年,康诗琳带方励利赴美留学。
 
  10年后,方励利在美国有了自己的公司。她把母亲接到美国纽约定居。
 
  1994年9月,方寿纯在女儿陪同下,来到加州一家中餐馆,与年迈的康威见面。这是二人分别48年后首次见面,也是唯一一次。康威拥抱了方寿纯,扶她坐下后,自己才坐下。两人交谈不多,几乎相对无语,康威只是不停地给方寿纯夹菜。
 
  两年后,82岁的康威病逝。他的美国妻子已先他离世了。


CopyRight © 中国远征军网 版权所有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0902号

E-mail:cn-yzj@sohu.com 网站微博 QQ群:47788950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