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战役 > 正文

仁安羌之战
2013-05-26 02:35 中国远征军网

  
  仁安羌大捷,是一个闻名世界的战役,是近代史上中国军队第一次和盟军并肩作战所得的荣誉,是盟军在第一次缅战中惟一的大胜仗,同时更是一个奇迹。因为新38师113团在劣势情况下,竟以800多人的兵力,击败数倍于我军的敌人,救出十倍于我军的友军,这十足表现出中国军人作战精神的英勇与坚强。

  当时缅甸整个战斗形势,就盟军方面来说:左翼为国军第6军,当面之敌为敌第18师团;正面为国军第5军,当面之敌为敌第33师团。新38师在曼德勒,无形中有东西策应的任务。

  4月14日,由于英军第1师防守马圭(Megwe)吃紧,危及盟军右翼。新38师的112团和113团先后奉命开往纳特曼克(Natmauk)与巧克柏当(Kyaukpadaung)两地布防,负责支援英军的掩护正面国军的侧背,曼德勒卫戍的任务,只留下114团的两个营担任。114团第1营留在腊戍担任飞机场的警戒任务。

  为攻占缅甸重要的产油区及发电基地仁安羌,日军33师团作出周密计划,其第213联队及师团配属部队从正面进攻马圭,215联队佯攻掩护214联队绕到英军后方,占领仁安羌油田镇区,切断英军归路,将英军第1师和战车营的1部,包围在仁安羌一带地区。并用一个大队的兵力飞快占据拼墙河(Pinchong R.)北岸渡口附近,阻截英军的增援,当时在拼墙河北岸和敌作战的英军,不过只是少数步兵和装甲旅战车山炮的一部分,自身已难保,无力分兵去救援在南岸被围的部队。

  4月17日,在马圭北撤的英军第1师主力及第七装甲旅被阻截在仁安羌,粮尽弹缺,水源断绝,危急万分,英军统帅斯利姆将军(Lt-Gen.W.J.Slim)听说中国军队赶到巧克柏当后精神为之一振,随即驱车赶到113团驻地见到团长刘放吾,签下手令,让刘放吾团长立即驰援英军。

  因英方要求的作战任务性质发生改变,113团原本仅受命驻扎巧克伯当接应英军,刘放吾接到斯利姆命令后随即请示师长孙立人,孙师长再逐级上报至重庆参谋本部,经过一个半小时协调后中方始同意发兵前往救援英军。113团即在团长刘放吾带领下由英军汽车输送,在17日黄昏时分,到达拼墙河北岸部署与日军作战。当肃清拼墙河北岸公路两侧防备救援的日军后,刘放吾再与英军协商好次日救援计划。18日晨,刘放吾以113团1营为左翼、2营为右翼、3营居中,在英军配属的战车和炮火掩护下向盘踞在拼墙河北岸的日军发起攻击。由于担心负责具体指挥部署的团长刘放吾会出现前日受命时的迟疑,斯利姆起初心有犹豫,师长孙立人亦从曼德勒经飘贝指挥部一路赶往仁安羌前线,刘放吾立即带斯利姆由师长陪同前往营部、连部视察部署,炮火隆隆中刘团长镇定自若,露齿而笑。斯利姆在回忆录《Defeat into victory》一书中说到:“只有优秀及精明干练的军人,才能在枪林弹雨中面无惧色。”遂放心其部署安排。

  激战至午后四时,拼墙河北岸日军终被击溃,纷纷涉水逃回南岸。113团本欲趁势渡河继续攻击,但因英军配属的坦克深陷入拼墙河滩的淤泥中无法动弹,拼墙河两岸地形过于暴露,步兵在缺乏掩护下强攻只会造成无谓伤亡,被困在仁安羌村落中的英军也未能突破日军封锁。刘放吾观测地形于我不利后遂下令暂停攻势与日军在拼墙河两岸形成对峙,重新对部队做部署安排,并经师长孙立人转告斯利姆将军,113团准备在第二天拂晓再行渡河攻击,解救英军。

  当日午后四时半,斯利姆接到被围的第1师长斯高特将军(Maj-Gen.scott)告急无线电话,报告被围官兵已经断绝水粮精疲力尽,弹药也将耗尽,若不能尽快突围,部队随时可能崩溃。另一侧日军不断有援军从伊洛瓦底江增援而至。友军被逼到绝路,敌军兵力在加强,113团战士们救援任务更加艰巨。

  19日拂晓前,刘放吾下令113团按预定部署开始渡河攻击,至破晓时,左翼部队将敌军第一线阵地完全攻占,随即向日军支撑拼墙河南岸防线的制高点501高地发动猛攻,双方在此展开生死血战,日军每次丢一失阵地即发动猛烈反扑,空中增援的日军战机也不断向我军扫射,致使113团对501这块战略高地三失三得,第3营营长张琦在战斗中不幸中弹负伤后被抬下火线,终因伤势过重阵亡。大战从午前四时持续到午后二时,113团终将501高地彻底占领,拼墙河南岸一线日军被击溃。

  略作休整后,刘放吾再率部继续向日军封锁英军的最后一道防线——敦贡村发动攻击,至午后三时,113团攻入日军盘踞的敦贡村,救出200多名被日军关押的英军战俘,除固守在残存建筑中的少量顽敌外,日军彻底向南溃退,收缩兵力等待师团主力增援。封锁态势被打破之后,英军第1师的步兵、骑兵、炮兵、战车部队等7千余人以及随军家眷、英美籍传教士、新闻记者等500余人和1千多头马匹都在我军的安全掩护下,从左翼向拼墙河北岸退出,113团将被敌人抢去的英方辎重汽车100多辆夺回,交还英方。三天的苦熬已使他们狼狈不堪,一路对着我们的官兵、个个都竖起大拇指高呼“中国万岁”,更有许多军官压制不住感激的热情,抱着我们的军官跳了起来,友情的高扬已经到达了顶点。

  据日军防卫厅战史《缅甸作战》记载,19日黄昏时分日军33师团荒木部队(213联队)及师团直属部队陆续赶至,原田部队(215联队)于20日凌晨赶到仁安羌,此时日军的兵力增至三个联队合计约1万3千余人,33师团主力集结于仁安羌,因连日追赶天气酷热及缺水,日军也疲惫不堪暂无力发起大规模进攻,两军在仁安羌以南形成对峙。

  到20日午后,英军已全部撤退到安全区域,刘放吾仍率113团固守在仁安羌南部村落,击退日军的数次反扑。此间,孙立人师长本欲调112、114团前来仁安羌趁势反击日军,112团由副师长齐学启率领于20日上午赶到,部署在拼墙河北岸增援113团。至20日晚间,斯利姆派上尉罗宾逊通知当前紧急情况,东线平满纳会战已取消,避免孤军滞后部队应予后撤。孙立人即令取消战斗,命112团在仁安羌油田和拼墙河两岸设伏掩护113团,部队遂逐步撤离仁安羌安全转进至巧克柏当,为解围战画上圆满句号。

  仁安羌大捷据二档档案战报记载113团将士共解救英缅第1师7000余人,英军俘虏、家眷及美传教士、随军记者等500余人突围。南京第二历史档案馆档案“新38师缅甸之战概述”及“仁安羌战役战斗伤亡统计表”两份档案上记载毙敌700余人,我113团阵亡兵员202人(长官15人、士兵187人)、伤318人(长官24人、士兵294人),生死不明20人,伤亡总计500多人。据军委会参谋团团长林蔚战后上报电文和重庆《大公报》1942年4月21日报导记载“此役日军伤亡五百余,我军仅伤亡百余”。《缅甸作战》记载其33师团自赴缅作战以来(1942年3月初至6月10日)共计阵亡730人,未计伤员。另据日军判断,英军在此次战斗中四个车载步兵营、一个坦克营、两个炮兵营遭受毁灭性打击。但其围歼英军及赶在油田区被破坏之前占领的作战任务均告失败。

  仁安羌大捷后,英军逐步向印度转移,新38师亦由仁安羌转移到巧克柏当附近,继续掩护英军撤退。仁安羌的捷报,惊动英伦三岛,迅速传遍世界各地,受到各同盟国的赞誉。中国政府颁给师长孙立人“四等云麾勋章”一枚。团长刘放吾获得“六等云麾勋章”、“陆海空军甲种一等勋章” 各一枚并记大功两次,此战阵亡的113团第三营营长张琦亦被盟军追赠“银星勋章”一枚。副师长齐学启、参谋长何均衡等和各营营长分别获得嘉奖。

  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在1992年4月访问美国时,特向当年率团具体指挥部署解救英军、定居在美国的93岁的刘放吾团长致以亲切慰问,感谢他50年前在仁安羌战役中,拯救英军的功绩。

  仁安羌大捷,在军事上来说是一个奇迹,国军是以少胜多,以客胜主,以寡救众,这一仗,不但表现出中国军队是有严格的训练和旺盛的士气,更表现出中国的指挥官有卓越的将才,有优高的判断能力,有超人的战术眼光,有胆大心细的断然处置。充分发扬了中国军人舍己救人和不背盟信的美德。

  仁安羌大捷一是自清朝中叶以来,中国军队在境外第一次挫败日本军队的经典战斗,作与盟军协同作战的成功范例,鼓舞了在艰苦条件下抵御日本侵略的国人信心;二是证明凶悍的日军不是不可战胜,在训练有素装备齐整的前提下中国军人战斗力甚至强于日军,并成为远征军第一期入缅为数不多的亮点之战;三是成功解救英军得到英国人尊重使中国军队撤到印度后受到礼遇,扭转以前盟军对中国军队的偏见,为其后在蓝姆伽开设训练营训练部队提供不少潜在方便。中国驻印军反攻缅北时装备主要为美方提供,给养则由英方供给,为日后的反攻创造有利条件;四是解救出的这支英缅第1师得以保存有生力量参与了两年后的英帕尔-科希马会战,给予日军沉重打击一雪前耻。英帕尔会战的结果则直接关系到驻印军缅北反击的成败,由于同期日军在国内战场发动规模空前的1号作战(即豫湘桂大会战),国内战场一度极其严峻,正是中国远征军和驻印军在滇西、缅北战场的全面胜利稳住了后方战况并打通援华交通命脉,使得我们的民族渡过了那一段最艰难的时期,赢得抗战的最终胜利。

 



CopyRight © 中国远征军网 版权所有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0902号

E-mail:cn-yzj@sohu.com 网站微博 QQ群:47788950 网站地图